海加尔熊的魔兽异闻录——复活吧,我的勇士!

勇士 魔兽 加尔 异闻

网易游戏 · 2016-11-22 08:39:17

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,作者 海加尔熊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

海加尔山是个好地方,万物欣欣向荣,就是怪有点多。不过在西北角的山谷里,有个芳草轻软阳光晴暖,适合听故事的地方。你们好,我是海加尔熊,欢迎来听故事,或者你也可以去玩一下旁边那张蹦床。

不过今天不行,法尔班克斯这个老骗子占据了谷里阳光最好的地方——我最爱的那张蹦床,四肢摊开躺在上面,嘴角漾着意味不明的微笑

——你这个样子哪点像一个检察官!

——我早就不是检察官了,莎莉才是。喂,有烟吗?

我无语的扔给他一根地精烟草公司的新货——冰川爆珠款

——莎莉现在已经不在血色修道院了,你不会去续任?

他摇摇头,眯起眼睛专注的深吸一口,两口,三口——没了

老法——

我本想告诉他爆珠没捏,不过转念一想,这老烟鬼根本不在乎什么爆珠不爆珠的。

——你们血色十字军连抽烟都不让吗

——那倒没有,但是需要节制自己的欲望

——就像梵蒂冈的主教也可以有一大堆私生子一样对吗,虚伪

法尔班克斯摇摇头,一副 " 你不懂,就算讲了你也不懂 " 的架势,真是碍眼

我生平最讨厌两种人:渣男和老骗子。当然,这两种人其实有可能是一个人一生中两个不同的阶段。

所以我干脆连一句话都欠奉,转身就走。

——哎,别走啊。再聊两毛钱的!——好吧好吧我错了,你不是想知道莎莉的故事吗?给我来盒雪茄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——要风险投资公司的荆棘谷雪茄!

——雪茄没有,要么讲故事,要么我把你送回血色修道院的牢房去。

——好吧好吧你赢了。

前任血色十字军检察官,老骗子法尔班克斯懒洋洋的从蹦床上爬下来,砸吧砸吧嘴,意犹未尽的盯着桌子上那盒冰川爆珠。你们能相信左派到极致的血色十字军创始人之一居然是个老烟鬼吗?

要知道,历史是没有真相的。所以要听真的八卦,还要来这里看。

我很好奇,血色十字军又没要求不能结婚,为什么老亚历山德罗 · 莫格莱尼会对莎莉和雷诺的恋情反应那么大?就算是他对雷诺以继承人的标准严格要求,也不至于不让他娶媳妇儿吧?不娶媳妇儿的继承人哪来的小继承人?

——其实,是因为——

——我知道了!我双眼发光的打断他,其实是老亚历山德罗看上莎莉了对不对!

——净胡说!其实是——

——我知道了!其实是兄弟阋墙对不对!对不对!

——也不能那么说——

我抢下老骗子嘴上的烟,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!

花了两盒烟的代价,我终于听完了这个独家故事。

——达里安确实喜欢莎莉,并且偷偷的跟父亲透露出希望莎莉成为自己终身伴侣的意愿。

——老莫格莱尼并没有反对,对吗?

——是,相当乐见其成。

对嘛,名门之后的孤女,和大领主的儿子,简直是天作之合。一座 " 怀特迈恩之墙 " 并不足够让民众永远记住那次战争,也并不足够向老战友表达自己的敬意和追思。而一场联姻就不同了!还有什么比年轻美丽的勋烈之女嫁入领主门庭更让人津津乐道的呢?还有什么比让勋烈的血统融入自己的家族更仁慈更高贵的举动吗?

我望着老骗子吐出的一个个烟圈心想,雷诺可能只是输在了时机上。如果是他先开口跟大领主表露心迹,会不会之后的所有曲折,反目和忏悔,都不复存在了呢?——不,他不可能有那个机会的。对于他来说,要找一个亚历山德罗 " 心情不错 " 的时机,太难了。他永远都不会像弟弟达里安那样,轻易拥有父亲的褒赞和鼓励的笑容。

——我在想,是不是老莫格莱尼是不是有变脸神功?对雷诺的时候就冰山脸,对达里安的时候就春暖花开?

——不,亚历山德罗是一位非常严肃的贵族,即使对达里安也很少笑。

——但是他会答应达里安的所有要求对吗?

老骗子吐出一口浓烟,然后用鼻孔吸了进去。如此反复了几次,我才发现他并不是感慨,而是在自娱自乐。

——所以后来雷诺提出要和莎莉结婚的时候,老莫一定气疯了吧?

——达里安很伤心。他一直以为莎莉是一位端庄的淑女,所以对谁都彬彬有礼,一视同仁。这个傻小子。

达里安一定没有想到,莎莉也会对着一个男人亦嗔亦怒,甚至主动献上一个调皮又充满爱意的吻。

——之后他做了什么?

——达里安什么都没做。他是一个善良的孩子,他非常尊敬他的兄长。

——但是老莫还是知道了真相。哦不,他只承认他以为的真相。

——亚历山德罗是一个有点苛刻的人……

——有 " 点 "?

——好吧,他确实控制欲比较强。他先入为主的认为雷诺和莎莉背叛了达里安。

——其实是老直男癌觉得自己没面子吧!小算盘落空了吧!答应儿子的事没办成丢人了吧!他也不想想到底谁先来谁后到呢!所以真相在他嘴里就变成了莎莉勾引雷诺,脚踩两条船了对不对!臭不要脸的老直男癌!全世界都围着他转啊!当个破领主了不起啊!

法尔班克斯无语的看着我进入英勇吐槽状态,默默的又摸了一根烟点上,自得其乐的吞云吐雾起来。

——咳,刚说到哪了

——说到你对老莫很有意见

——哦,说到老莫知道了雷诺和莎莉的恋情。然后呢 ? 他掀桌之后棒打鸳鸯了?然后俩人暗通款曲珠胎暗结……

法尔班克斯又默默的摸出一根烟……

——好吧好吧,你说吧,我不脑补了。

——莎莉是个非常温柔的姑娘,就是对自己有点过于严格了。总是喜欢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。她真的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,害的达里安和雷诺彼此尴尬,害的亚历山德罗领主勃然大怒。所以她到了修道院之后,整天闷闷不乐的。

法尔班克斯小声嘀咕了一句," 害得我每天也要做出一副死了亲娘老子的表情,真是郁闷 "

——莎莉来了之后确实帮了我不少的忙,她简直就是个工作狂,把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。所以那段时间我很开心的躲在检察官办公室里面抽烟看小说,不过好景不长,这姑娘发现了我藏烟草的地方,并且全部没收了 ! 那都是中立拍卖行弄来的尖货啊!

老骗子呲牙咧嘴的悼念自己那些被销毁的烟草,我仿佛看见那个封印了心灵的姑娘,把修道院的所有工作作为此生唯一的寄托,拼命的让自己保持忙碌,保持疲惫,才可以在深夜的时候,以求获得一小段无梦的睡眠。

——那雷诺呢?

——雷诺一直在给莎莉写信,几乎每隔两天就有一封,莎莉从来都不看。

老骗子叹了口气。

——后来我就给他支招,说你这样不行啊,换点花样送点女孩子喜欢的。结果就变成了每天一束花!送花有什么用!花能吃吗!花能转手卖了吗!真是败家啊!!

我瞥了一眼他帽子上镶的水润的祖母绿,和被烟熏得发黄的手爪子上大大小小的戒指。老骗子咳嗽一声,不着痕迹的扯了扯袖子遮住手。

——也没送多久,雷诺就被派到塞丹 · 达索汉手底下去了。在斯坦索姆那边抵抗天灾。那可是危险的前线,但是他还是没有忘记给莎莉捎东西,有时候是一束风干的山鼠草,有时候是一颗奥术水晶雕的小玩意儿。败家啊!好好的奥术水晶你装个丝绒盒子直接送过来多好呢,非要在上面歪歪扭扭的刻上俩人名字的缩写,这让人……

——这让人怎么倒手卖出去啊,是吧。那莎莉呢?

——雷诺这小子恋爱很有天赋啊,这种走心的路数没有哪个女孩子能扛得过三个月的。莎莉很快跟他恢复了通信。最大的好处就是她不再到处搜我藏的烟草了。那段时间她眼睛亮闪闪的,走到哪都噙着微笑。我那会儿趁机搞了个全国修道院大评比,莎莉一举拿下了 " 天使代言人 " 的冠军,那人气!我们不得不扩建了礼拜堂才勉强能容纳远道而来的民众。

——扩建啊,捞钱的好机会啊,老法

老骗子嘿嘿嘿乐了半天,给我一个心照不宣的媚眼,恶心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久久不能平静。

——可惜,好景不长,亚历山德罗发现了他们俩的暗中往来,把雷诺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,并给莎莉写了一封义正词严的信。从那以后两个孩子就再也没有联系过。在那之后不久,达里安臊眉耷眼的来过一次,说什么会照顾莎莉一辈子的。我估计是达里安要娶莎莉了,但是莎莉居然莫名其妙的答应了。

——后来,雷诺就杀了亚历山德罗。

老骗子捏着手里的烟,沉默了许久,才重新开始说话。

——雷诺是个好孩子,他是不会因为权位弑父的。我了解他,他从来对权力没有什么贪念,他甚至羡慕弟弟,可以轻松的学自己喜欢的东西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但他就只能做领主,一点点变得像老莫一样。

——我从斯坦索姆逃回来之后,第一时间把一切告诉了莎莉,她惊恐的样子真是让人不忍心。可是我说完之后,她居然对我释放了束缚亡灵,把我关进了修道院的密室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见过任何人。

法尔班克斯脸上流露出伤感的表情。

——她一定很纠结吧。有什么比死人更能保守秘密呢?更何况当时你已经感染了瘟疫,作为牧师她有义务第一时间杀了你。但是最终她没有。

——是的。我从来都没有怪过她。

老骗子的声音有点哑。他摸了摸烟盒,才发现是空的。我掏出一盒新的,推过去。

他垂着头,对我做了个谢谢的手势,点上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。

——我怎么会怪她呢,她就像我的女儿一样照顾着我,和这所修道院。后来雷诺也来到了这里,并且把修道院作为血色十字军的大本营。但是,你知道吗,虽然两个人住在同一所堡垒里,他们却一直都没有见面,也没有任何直接的交流。

——莎莉还在责怪自己吗?

——是的。而雷诺也在为自己的行为忏悔。直到有一次,一小伙儿游侠闯了进来。这群渣渣居然杀了雷诺。

——雷诺一定是心存死志。

——当时莎莉就冲了出去,像他们小时候那样大喊着

莎丽 · 怀特迈恩 :" 莫格莱尼倒下了?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!复活吧!我的勇士 "

雷诺 · 莫格莱尼 :" 为你效劳,我的女士 "。

老骗子的声音哽咽了。我起身走了,留下他和那包烟重温记忆的片段。

我毫不怀疑,后来血色修道院藏着秘宝的消息,也许就是他撒播出去的。而雷诺和莎莉这段孽缘,终于得以在雷诺一次次被击杀之后,可以重温一小会儿温情。很多很多年以前,年少无知的时候,游戏的内容却被这样牢牢记着,并且成为两个人之间,唯一可以维系的纽带。

我想他们再没有可能在一起了。背负了血的诅咒,和世人的唾弃,要有什么样的勇气才能说服自己,说服对方,相信这段感情是对的,是本该被祝福的。

我没有告诉老骗子,就在昨天,达里安携着堕落的灰烬使者闯入血色修道院,手刃了自己曾经最最敬爱的兄长。雷诺几乎没有做任何抵抗,引颈就戮。也许这才是他盼望许久的解脱吧。而莎莉——

也许死在同一把剑下,是这对情侣生命尽头,最浪漫的愿望。

作者:海加尔熊

网易游戏的最新文章